趙金禾 著
  你到底有什麼企圖
  在美國學英語,開始學了幾句客套話,比如你真好,你真漂亮,見到你真高興,都是些贊揚人的話。這也成了我見到美國人的開門曲,一來是為練習我的口語,二來是出於中國式的講禮,禮多人不怪嘛。
  有回我對一位熟識了的美國人多說了幾句贊揚他的話,他像不認識我似的,睜大眼睛說:你到底有什麼企圖?
  我傻了眼,問女兒,他怎麼這樣問我呢?
  女兒說,那些贊揚人的話,你只說出一句就行了,多說了就虛了,美國人就會懷疑你別有用心。
  有一次我與一個美國人相約見面,美國人準時到了,我贊揚他“很準時”, 女兒說我不應當用那個“很”字。英語里說“準時”就是“準時”,沒有很不很的問題。如說一個人“正確”,那就是正確,沒有必要在“正確”上加“很”或是“完全”或是“絕對”。英語里這樣的詞是量化的,分等級的,而不是隨便用的。
  女兒的美國妯娌叫巴波史,對中國特別嚮往。家裡收藏有景泰藍的瓷器,有林黛玉和賈寶玉的瓷像,有蘇州的剌繡,有中國古錢幣,有中國的象棋、跳棋,還有中英文對照的帶圖畫的老子《道德經》。她經常要我跟她下中國棋,也天天要我教她學中文。她也教我英語,教我玩美國的玩意。中美友誼漸漸加深。
  不知出於什麼原因,也不記得是在一個什麼樣的環境里,有天我對她說,什麼時候我請你去中國做客。
  我不能保證我不是客氣話,她聽真了,回家跟她老公說了,要老公為她準備去中國的路費。她老公很是生氣,家裡就靠他一個人賺錢,除了養活一家人,還想積攢點錢買個大點的房子,怎麼能花那筆錢去中國呢?
  老公不答應她,她也生氣,說老公不關心她,不理解她,跟老公吵了起來。
  女兒有天問我,老爸是不是說請巴波史到中國做客的?
  我說怎麼啦?女兒講述了巴波史跟她老公吵架的事,我這才洞明我所謂的客氣話是必須製裁的。
  美國人的思維方式,不修飾,不誇張,一是一,二是二,不來虛的。
  譬如說“謝謝”這個詞吧,家人之間是常用的。我給小外孫女遞過一杯茶,或是遞過一本書,她都要說聲謝謝。反過來,她為外公做了點什麼,我也是謝謝的。
  也因為是練習我的英語口語,我就愛說:Thank you so much。
  小外孫女說,外公,你不對。
  我說,怎麼不對呢?
  小外孫女說,做這樣一些小事情,表示感謝,說聲謝謝就行了。你說so much,那就是非常非常感謝的意思。非常非常感謝,那是對待非常非常特別的重大的一些事情,才說Thank you so much。所以外公就不能在小事情上誇張,不真實,讓人感覺你有什麼企圖。
  呵呵,又是“有什麼企圖”,跟這個小人兒說話也得小心。  (原標題:指給你看美國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x39ixjecp 的頭像
ix39ixjecp

重陽

ix39ixjec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